搜尋不息
跨上機車,
衝破藩籬。
閱讀時間約需 4 分鐘

在 2019 年 2 月,Hayley Bell 獨自騎機車前往約翰奧格羅茨 (John o’ Groats)。這座霧氣瀰漫的村莊就坐落於蘇格蘭最北端。這可能看起來像是一趟景色怡人的單人午後機車之旅,但事實上,Hayley 將從這裡正式展開女性騎士世界接力 (WRWR) 活動。這是由 Hayley 和一群熱心的志願者共同策劃的大型接力活動,共號召了 3,000 多名騎士 (又稱守護者),傳遞意義重大的接力棒,用一年的時間越過 79 個邊界,完成一條總長超過 10 萬公里的複雜路線。

「『女性騎士世界接力』不僅僅是一場女性騎士接力活動,更是一門女性賦權的運動。我們已經證明,強悍且獨立的女性之間所締結的堅定姊妹情誼,早已突破種族之間的差異。」
Lara Tarabay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303 公里

許多騎士選擇騎乘一棒的距離,探索自己居住的國家/地區境內路線。其他騎士則將這項活動視為走訪陌生地區或文化的好機會,還有少數胸懷壯志的人甚至決定全程參與。在過去幾百天,各個國家/地區的接力活動負責人都以自己的語言使用 Google 地圖,為騎士繪製路線藍圖,引導她們穿過偏僻小徑、鄉間小路和國境邊界。當機車抵達終點時,這群原本無交集的陌生人因為這次經驗而產生了緊密的連結:她們攜手完成了史上最大規模的機車接力活動。

一群笑容滿面的女性和她們的機車。

美國,接力活動第 211 到 228 天

Hayley 在英國的鄉下長大,她的父親、兄弟和堂兄弟都熱愛騎機車,卻不允許 Hayley 從事這項活動。Hayley 想要騎機車的念頭隨著時間逐漸消散,直到五年前與前任伴侶一同騎車前往觀賞機車比賽,當時坐在後座的她,又重新燃起了對騎車的興趣。於是,她預約了駕照考試,從此一頭栽進機車的世界。Hayley 創立 WRWR 的初衷,只是想尋找其他可以結伴騎車的女性車友,但現在已發展成全球性的社群。

這場接力活動規模龐大,要籌備的事情相當繁瑣,除了要規劃人員從 A 地前往 B 地的路線,還必須保障騎士一路安全無虞 (以及糧食充足)。籌備小組使用 Google 地圖草擬了超過 300 天的路線,同時也找出了可靠的地點做為騎士中途休息站 (例如 24 小時營業的加油站或可採購補給品的商店),為旅途中的每段路程多添一層安全防護。

一位女性戴著安全帽騎乘機車。 一位女性與她的機車合照。

跟著三位女性騎士,踏上她們生命中的機車之旅,一同穿越美國、墨西哥和南非西開普省。

她們在 2 月中旬舉辦了慶功宴,數百名來自 40 個國家/地區的騎士共襄盛舉。這些女性分享彼此的故事,回憶她們的旅程。Hayley 表示:「我們發現世界各地的成員都為自己感到驕傲,而且在交流及分享這次經驗時對彼此充滿關愛與熱情,真是不可思議。」

「我想連結這些鼓舞人心的女性,建立橫跨全球的姊妹情誼,並藉由這股力量在世界各個角落宣揚勇氣、冒險和團結的理念,以及對騎車運動的熱情。」
WRWR 創辦人 Hayley Bell (英國) 20921 公里
互動中的女性機車騎士
女性機車騎士
聚集在路邊的幾位女性。
在肯亞的女性機車騎士

肯亞,接力活動第 333 到 334 天

回顧全世界的機車運動歷史,勇敢的女性都未曾缺席,但這個產業卻仍然是男性為主的世界。因此,我覺得有責任參與這項全球性活動,呼籲機車運動業界正視女性,落實平等對待。

Mikki M. Avis (美國) 724 公里

一位女性機車騎士展示背心背面的圖案。 一位女性機車騎士的肖像。
一位女性機車騎士的肖像。 一位女性機車騎士的肖像。

我之所以開始騎車,是因為我從中感受到能量、自由和活力,讓我能夠積極享受人生,而不再只是隨波逐流。我看到了原本從未想過能親眼目睹的壯觀景色,也認識了原本不可能有交集的人,這些都成了我成長的養分。

Lesa Jordan Speller (加拿大) 640 公里

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機車騎士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接力活動第 337 到 338 天

一位女性騎著機車,她的頭髮在風中飛揚。 四位女性機車騎士拿著安全帽一起合照。

我因為身體上的缺陷不良於行。不過,這輛改裝機車補足了我先天的雙腳缺陷。現在,我可以去我一直以來想去的地方,並在沿途認識很棒的朋友。這種自由改變了我的人生。

Shinta Utami (印尼) 13,000 公里

在坦尚尼亞的女性機車騎士

坦尚尼亞,接力活動第 330 到 333 天

女性機車騎士
掛在機車上的安全帽。
三位女性一起談天說笑。
在美國的女性機車騎士

美國,接力活動第 211 到 228 天

「我在三年前公開了自己的跨性別女性身分。許多朋友因此離我而去,我感到十分孤單。幸好我重新開始騎車,讓我有時間思考並找到生活重心。」
Laura-Ann Caryl Peters (英國) 321 公里

我 24 歲的兒子因白血病而過世了。他生前熱愛騎車,也知道我對騎車一直躍躍欲試,於是把他的機車留給了我。透過這種方式,他彷彿還陪在我身邊。對我來說,騎車就像是做瑜珈、練習冥想,不僅是維持心理健康的好方法,也能夠幫助我排解悲傷,可說是我的心靈寄託。我會帶著兒子的意志參加這次的接力活動,想必我會一路哭著回家。

Jenny Hibbert (紐西蘭) 498 公里

女性機車騎士 一位女性與她的機車合照。
一位女性坐在她的橘色機車上。 女性機車騎士
機車
兩位女性比出 W 手勢。
女性機車騎士

女性騎士世界接力全球路線

我們想讓全世界都知道,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女性全都為了同一個目標而聚在一起。我們拋開了膚色、宗教和政治立場上的差異,這些一點都不重要。參加這場活動的人有祖母、母親、妻子、姊妹、女兒等各種身分。我們團結一心,有著共同理想,真的棒透了!

Courtnye Nix (美國) 19,312 公里

公路上的一群騎士。

攝影師:Lanakila MacNaughton

探索 Hayley、Rialette 和 Courtnye 在世界各地最喜愛的騎車路線。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