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不息
因国界而分隔。
摩托车将我们连在一起。
阅读用时:4 分钟

2019 年 2 月,Hayley Bell 独自骑着摩托车前往苏格兰最北端的约翰·奥格罗茨,那是一个常年雾气弥漫的村庄。这看起来像是在怡人的风景中独自享受午后骑行的乐趣,但实际上,她是要去正式开启女骑手世界接力活动 (WRWR)。这场大型接力活动是由 Hayley 和一群全心投入的志愿者策划的,共有 3000 多名骑手(或称为“接力棒守护者”)参加,她们负责传递一支神圣的接力棒。该活动历时一年时间,跨越 79 条国界,而且行程路线非常复杂,路程超过 10 万公里。

“女骑手世界接力活动不仅仅是一场女性摩托车骑手接力活动,更是一场女性赋权运动。我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如果强大而独立的女性团结一心,任何种族意识都不会构成阻碍。”
Lara Tarabay(阿联酋) 303 公里

很多骑手都是选择骑行一段接力路程,探索自己所在国家/地区的路线。其他骑手则将这次活动当作一次了解其他国家/地区或陌生文化的大好机会。(甚至有一些更加有雄心的骑手打算骑完整条接力路线。)在数百天的日子里,无论行程是在哪个国家/地区,接力活动管理人员都会使用 Google 地图以各种语言为骑手绘制路线图,以便为她们提供指引,让她们能够在每条偏僻小径上顺利前行,并跨越国界。到达终点时车轮停止转动的那一刻,这些曾经的陌生人因这次经历而产生了紧密的联系,她们刚刚共同完成了史上规模最大的摩托车接力活动。

一群女性站在她们的摩托车旁笑着。

美国,接力活动的第 211 至 228 天

Hayley 在英国的乡村长大,虽然她的父亲、兄弟和堂兄弟都酷爱骑摩托车,但她的家人却从不允许她骑。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骑摩托车的渴望逐渐变淡了,直到五年前,她的前男友骑摩托车带她一起去看了一场摩托车比赛,精彩的比赛场面和坐在摩托车后座飙车的美妙体验,使她重新燃起了对摩托车的兴趣。于是,她预约了驾照考试,从那以后,她便在骑摩托车这条路上一发而不可收拾。Hayley 创立 WRWR 的初衷只是想寻找其他女性一起骑摩托车,但它已发展成一个全球性的社群。

协调这么大规模的接力活动远非让骑手从一个地点骑行到另一个地点那么简单,保障骑手的安全及饮食也至关重要。利用 Google 地图,策划团队不仅草拟了行程超过 300 天的路线,而且还确定了可靠的停车地点,例如 24 小时营业的加油站或可采购补给品的商店,以满足骑手们中途停车的需要,这为每段行程增加了额外的安全保障。

一位戴着头盔的女性在骑摩托车。 一位女性在她的摩托车旁留影。

追踪三位女性穿越美国、墨西哥和南非西开普省的骑行之旅,这是她们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次骑行活动。

她们在 2 月中旬举办了庆祝活动圆满结束的派对,共有来自 40 个国家/地区的数百名骑手参加。这些女性分享了她们的故事,并回忆了她们的旅程。“我们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骑手都无比自豪,大家都非常喜欢并热衷于彼此交流、相互分享这次经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Hayley 说到。

“我希望让全球各地富有感召力的女性团结起来,从世界各个角落激发女性同胞的勇气,鼓励她们大胆探索,团结一致,表达对摩托车运动的热爱。”
Hayley Bell,WRWR 创始人(英国) 20921 公里
女摩托车骑手在交流互动
女摩托车骑手
几位女性聚在路边。
女摩托车骑手在肯尼亚

肯尼亚,接力活动的第 333 至 334 天

当我回顾世界各地的摩托车运动历史时,总能发现一些勇敢的女性,然而,这个行业一直是男性的天下。这项全球性的活动旨在提升摩托车运动行业的意识,让这个行业开始正视女性,而能够参与到这项活动中,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Mikki M. Avis(美国) 724 公里

一位女摩托车骑手在展示夹克背部的图案。 一位女摩托车骑手的肖像照。
一位女摩托车骑手的肖像照。 一位女摩托车骑手的肖像照。

我之所以开始骑摩托车,是因为它让我感觉自己很强大、很自由而且充满活力,让我能够积极掌握自己的人生,而不是随波逐流。我看到了自己从未想过能亲眼目睹的壮美风景,也认识了一些自己原本不可能遇到的人,这些经历都使我成长为更好的自己。

Lesa Jordan Speller(加拿大) 640 公里

摩托车骑手在阿联酋

阿联酋,接力活动的第 337 至 338 天

一位女性骑着摩托车,头发在风中飞扬。 四位女摩托车骑手拿着头盔合影。

我身患残疾、行走困难。不过,我有一辆经过改装的摩托车,它就像是我从未拥有过的双腿。现在,我可以去自己一直非常向往的地方,在途中认识一些非常棒的人。这种自由改变了我的生活。

Shinta Utami(印度尼西亚) 13000 公里

女摩托车骑手在坦桑尼亚

坦桑尼亚,接力活动的第 330 至 333 天

女摩托车骑手
头盔挂在摩托车上。
三位女性在一起边聊边笑。
女摩托车骑手在美国

美国,接力活动的第 211 至 228 天

“三年前,我公开了自己跨性别女性的身份。很多朋友离我而去,我感到无比孤独。重新开始骑摩托车对我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它让我有时间思考并集中精力。”
Laura-Ann Caryl Peters(英国) 321 公里

我儿子在 24 岁时因白血病去世了。他生前非常喜欢骑摩托车,还把自己的摩托车留给了我,因为他知道我一直都很想骑。骑摩托车让我感觉他在以另一种方式陪伴着我。对我来说,骑摩托车就像是做瑜伽和练习冥想,可让我保持理智,还可帮助我排解悲伤,使我有一件能够集中精力去做的事情。我会带着儿子的信念参加这场接力活动,毫无疑问,我肯定会一路哭着回家。

Jenny Hibbert(新西兰) 498 公里

女摩托车骑手 一位女性在她的摩托车旁留影。
一位女性坐在自己的橙色摩托车上。 女摩托车骑手
摩托车
两位女性比出 W 手势。
女摩托车骑手

女骑手世界接力活动 (Women Riders World Relay) 全球路线

我们想向全世界表明,所有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女性是为了同一个目标而聚在一起。我们不在乎她们的肤色、宗教信仰和政治信仰,这些都不重要。她们有着种种身份,祖母、母亲、妻子、姐姐、女儿,等等等等。我们相聚在一起,在某些方面志同道合。真的是棒极了。

Courtnye Nix(美国) 19312 公里

开阔公路上的一群摩托车骑手。

拍摄者:Lanakila MacNaughton

探索世界各地深受 Hayley、Rialette 和 Courtnye 喜爱的骑行路线。

返回页首